>全部分類>臉紅紅>臉紅新品 > 商品詳情 奉子成婚才不要
【6.2折】奉子成婚才不要

別人穿越金銀美男相伴,陳玉穿越時,不但被打得半死, 原身還是個未婚生子的千金小姐,頓時她撿了便宜兒子, 連同原身的金山銀山也一併撿了。唯一可惜的是, 她不知兒子的親爹姓啥名啥,不然就將兒子丟還親爹, 她拿著白花花的銀子落跑。陳玉早作好打算, 既是千金小姐,肯定要吃好睡好,嫁不嫁人她不上心。 可當半路殺出個長相極品,高門大戶的賀明飛時, 別人眼中臉癱的男人,她卻覺得這好皮相太對她的口味了, 若是能睡上一夜,也不算白來古代了。誰知一場醉酒, 她給天借膽地爬上面癱男的床,被壓在身下折騰了大半夜, 下了床,她腰痠腿軟嚷著絕不糾纏,賀明飛卻沒想放過她。 什麼叫睡了他兩次,而且還六年前就睡過了? 陳玉一臉呆傻還沒來不及問這男人究竟是打算怎麼樣? 賀明飛冷眼一瞪,兒子他的,兒子的娘,自然打包帶走!

會員價:
NT$1186.2折 會 員 價 NT$118 市 場 價 NT$190
市 場 價:
NT$190
作者:
青微
出版日期:
2020/10/23
分級制:
限制級
促銷活動
  • 評分:

  • 購買次數: 點擊次數:
  • 評價:

    0

相關商品
可惜了初夜
NT$118
銷量:57
不擇手段占有妳
NT$118
銷量:31
拐夫三天三夜
NT$118
銷量:24
總裁的撒野嬌氣包
NT$118
銷量:33
床債婚還
NT$118
銷量:43
將軍,夫人帶小金庫跑了
NT$118
銷量:32
風流總裁夜夜愛
NT$118
銷量:27
奉子成婚才不要
NT$118
銷量:18
想了七年的初夜
NT$118
銷量:51
總裁,夫人要跟你離婚
NT$118
銷量:59
總裁被甩不認帳
NT$118
銷量:48
總裁的徐秘書又跑了
NT$118
銷量:51
拐個夫君生娃娃
NT$118
銷量:24
睡了總裁難脫身
NT$118
銷量:45
床夫求包養
NT$118
銷量:58
總裁讓徐秘書又有了
NT$118
銷量:70
與老婆的生子契約
NT$118
銷量:63
初夜不值得
NT$88
銷量:79
夜夜強寵
NT$88
銷量:68
跋扈總裁想啃妻
NT$88
銷量:83
購買此者還購買
婚後千千夜
NT$88
銷量:373
夜夜難寐
NT$88
銷量:277
一百零一夜
NT$88
銷量:247
夜劫
NT$88
銷量:234
半夜哄妻
NT$88
銷量:221
離婚有點難
NT$88
銷量:213
十年一夜
NT$88
銷量:210
一夜換一婚
NT$88
銷量:206
王妃不管事
NT$88
銷量:193
孕妻是天價
NT$88
銷量:185

娘子自來熟,躲也躲不開,一個不小心就入了眼;
夫君好冷情,摀都摀不熱,一個撩撥後夜不停歇。


別人穿越金銀美男相伴,陳玉穿越時,不但被打得半死,
原身還是個未婚生子的千金小姐,頓時她撿了便宜兒子,
連同原身的金山銀山也一併撿了。唯一可惜的是,
她不知兒子的親爹姓啥名啥,不然就將兒子丟還親爹,
她拿著白花花的銀子落跑。陳玉早作好打算, 既是千金小姐,
肯定要吃好睡好,嫁不嫁人她不上心。 可當半路殺出個長相極品,
高門大戶的賀明飛時, 別人眼中臉癱的男人,
她卻覺得這好皮相太對她的口味了, 若是能睡上一夜,
也不算白來古代了。誰知一場醉酒, 她給天借膽地爬上面癱男的床,
被壓在身下折騰了大半夜, 下了床,她腰痠腿軟嚷著絕不糾纏,
賀明飛卻沒想放過她。 什麼叫睡了他兩次,而且還六年前就睡過了?
陳玉一臉呆傻還沒來不及問這男人究竟是打算怎麼樣?
賀明飛冷眼一瞪,兒子他的,兒子的娘,自然打包帶走!


精彩章節搶先閱讀

 

  
  第一章

 
  陳玉作了一個悠長的夢,夢裡有聒噪的女人在她耳邊罵人,儘管女人用詞文雅,可話裡的意思可不溫柔,愣是把她罵醒了。
  不對,醒了……自己醒了為什麼還會聽到夢裡女人的聲音。
  費了很大力氣睜開眼,眼前的刺眼白光漸漸變暗,完全陌生的周遭環境讓她愣在那裡,古香古色,擺設陳舊,旁邊站著個阿姨,中氣十足指著她鼻子罵著什麼,桌邊還坐著個冷著臉的中年女人,看她的目光帶著刺。
  陳玉沒聽清楚,因為她渾身疼,腦袋更甚,耳邊朦朦響,像是落水被淹過一樣。
  好不容易耳邊的雜音消失,她聽到了那些罵聲。
  正在罵人的阿姨早就發現她有醒來的跡象,語氣越發嘲諷,「怎麼,不裝死了,捨得睜開眼了,我要看看妳要躲避到什麼時候。」
  陳玉想開口,可嗓子啞得厲害,說不出來話來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勉強支起上身,伸手掐在自己臉上,疼痛讓她齜牙咧嘴,卻還是不能從夢裡醒來。
  看她這番舉動,罵人阿姨半點沒有心疼,只覺得可笑,連連瞪她,「別做出這副樣子,讓人噁心,妳若是敢作敢當還算是個人,犯了這麼大的錯,以為掐自己一下就能糊弄過去。」
  對方實在是很刻薄,陳玉心裡一沉,想開口問她是哪位,可呼吸越來越困難,兩眼一閉控制不住的倒在床上。
  在她昏去前,房間裡另一個女人開口,「罷了,她又昏了,別教訓了,有這門親戚也是我們家門不幸。」
  罵人的阿姨話音尖利,氣憤異常,「夫人,您就是太善良了,才會容這種下賤的胚子留在府裡這些年,害得小姐也跟著丟名聲,我看她根本不是昏了,就是裝的,這小蹄子慣會裝,才杖打幾下何至於她裝死。」
  後面那人應該還說了什麼,但是陳玉聽不到了,因為她昏得很徹底。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等再次醒來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,陳玉看著空蕩蕩的房間,長吐一口氣,幸好,罵人的兩位走了。
  好餓,感覺胃裡空的就連一口水都沒有,還很疼,被杖打過的身體疼得扎心……
  她現在有兩個念頭,第一是吃,第二就是衝到那個罵她的阿姨面前,扯著她耳朵告訴她,誰說杖打幾下死不了人,被你們打的陳玉娘不就死了。
  要不然,她也沒辦法占據這個身體。
  哦,對了,陳玉穿越了,昏去時候腦海裡飄出一些畫面,大概就是原身被打而死,她進了這具身體。
  想到這,陳玉兩眼一翻又想昏倒,可隱約飄來的飯菜香味讓她瞪大了眼,她已經餓得能吃下一頭牛,順著香味來源看門口,陳玉瞧見一個約莫三四歲的男孩端著碗進來。
  那男孩古人打扮,粉雕玉琢,眉眼精細的像是畫上走下來的童子,只可惜有些瘦弱,身上衣服還算乾淨,卻能看出陳舊。他端著一個大碗有些困難,根本不敢看前面,只盯著手裡的碗,慢慢地走進來,還搖晃幾下。
  陳玉餓瘋了,也顧不得什麼禮貌,趕緊開口,「慢點,別撒了。」她口氣急迫,帶著討好,口水差點流出來,可能是受了傷的原因,嗓子刺疼,聲音倒是不難聽,和現代的自己差不多。
  小孩沒想到她醒了,大吃一驚,手裡的碗差點就砸了,好不容易平穩住身體,臉色卻變得很難看。
  陳玉眼巴巴瞧著那孩子把碗送到她床邊,小小的臉上盡是漠然,似乎還有點抗拒她的樣子。
  她顧不得深究,端起碗吃得沒什麼形象。她真的餓瘋了,沒心思想別的,直到半碗泡著菜的飯下肚,終於找回一點禮儀,對小孩笑笑,「謝謝你。」
  她甚至還伸手摸了一把男孩的頭,可對方只有藏不住的疏遠,躲避寫在臉上。
  陳玉不介意他的冷臉,現在自己只有一小段記憶,必須找人幫忙摸清楚現狀,這種單純的小孩子是最方便的,「你叫什麼,怎麼這樣看我,你不喜歡我?」不對呀,能想著幫她拿飯,應該是關心陳玉娘的,那怎麼又這種表情。
  小男孩聲音奶奶的,說出口的話卻扎心,「妳還要裝傻嗎,她們說的話是真的嗎,妳是個壞女人嗎,妳為什麼要做那些害人的事情?」
  什麼鬼,交流不通暢,陳玉簡直心累,可剛要開口就覺得腦袋劇痛,小孩的話像是開關,更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畫面湧進去。
  陳玉疼得臉發白,抱著頭,碗都摔了,小孩子慌亂起來,小小的手去抓她的衣服,繃著的冷漠裡還是露出關心,「妳怎麼了,很疼嗎?」
  要被撕裂的腦袋疼得陳玉想哭,牙縫裡擠出三個字,「疼死了!」她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。
  疼痛來得快去得也快,等陳玉緩過神來,看眼前的一切感覺就不一樣了。
  在她床邊,已經嚇得不知所措的小男孩死死抓著她的衣袖,可又不敢大聲叫出來,「妳好點了嗎,還疼嗎?」
  小孩撫摸她臉頰,似乎是想減輕她的疼痛。
  陳玉這次看他的眼神很複雜,有憐惜有無奈,可最終也只是嘆口氣,「我沒事,別怕,陳睿,謝謝你幫我端飯。」
  陳睿驚訝地瞪大眼,說不出哪裡不對,娘親已經很久沒喊他名字,總是冷冷的,不愛理會他,可眼前這個娘親卻一再伸手摸摸他的頭。
  小孩表情彆扭,「妳不用謝我。」
  陳玉長長的吐出幾口氣,在床上挪了一個位置給他,「我得歇歇,陳睿別怕,你也上來歇一下。」
  老天,千萬別再出意外了,就讓她有時間收拾一下自己的思緒,把那些亂七八糟的記憶都歸攏好。
  強硬地把小孩摁倒在自己身邊躺著,陳玉陷入沉思。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看阿姨,不對,是奶娘罵完自己解氣走了,陳玉還苦中作樂地揮了揮手,「拜拜。」
  這些天相處後陳睿已經了解她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,有點無語,奶聲奶氣說話,「妳不要再惹她們了。」
  「為什麼?」陳玉躺床上,翹著二郎腿。
  陳睿表情很彆扭,不習慣關心她,「妳惹了她們,又會挨打的。」
  「小陳睿,你在關心我。」陳玉笑起來,打趣地看著自己的便宜兒子。
  小少年臉皮薄,哪裡能承受這樣的打趣,扭頭跑開,「我要練字了,娘親,妳歇著吧。」
  看他去桌面寫字,陳玉嘆口氣。
  自從那天挨了打,她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才能下床,可她懶得動,寧願躺著思考問題,現在半個月過去,身上的傷差不多全好了,眼前的情況也都摸清楚。
  對於穿越這種事,她還是有些經驗的,畢竟現代電視小說裡穿越的梗都已經爛大街。根據裡面傳授的經驗,幾乎每個和她有著相同情況的前輩們都要經歷一場最艱難的挑戰,那就是不懂聲色打聽清楚自己穿了誰,背負什麼樣的仇什麼恨。
  很幸運的,她不需要面對這個困難,因為從睜開眼開始,她養傷的半個月裡,每天都有勤快的罵人阿姨來教訓她,美其名曰教規矩,其實就是罵她解氣,逼她滾蛋,順便把做過的生平錯事數落一遍,證明她的原身陳玉娘就是個垃圾。
  從奶娘口中,她了解到別人對原身陳玉娘的看法,生來矯情白蓮花,心機滿滿不要臉,十五六歲就會勾搭男人,不知道和誰弄出個孩子,弄得親爹顏面盡失要打死她。
  親娘尋死覓活總算保住她一條命,送到千里外京城的舅舅家裡,原指望能乖乖待著,等過幾年幫她尋個不嫌棄她的普通男人嫁了,誰知道來到舅舅家也不安分,整天傲氣凌人,還屢屢想要勾搭心儀表妹的才俊。
  幾次三番胡鬧,舅母看著舅舅的面子容忍,誰知這次鬧得表妹也差點被退親,如此境遇下,愛女心切的舅母再也容不得原身陳玉娘這個禍害,命人將她綁了杖打二十下。
  誰知才打了幾下陳玉娘就大叫一聲昏死過去,一命嗚呼,讓陳玉撿了便宜。
  從表妹那個奶娘的口中,加上腦海裡湧出的那些記憶,陳玉對自己的現狀了解的很清楚。
  她確實穿越了,儘管從沒想過嘗試這種奇特經歷,倒不是留戀家人,畢竟從小孤兒院長大的自己到哪裡都能活,可穿越這回事還是太離奇,更離奇的是,自己非但一朝穿了,還穿到一個破落戶身上。
  對於這番便宜和奇遇,陳玉只想一巴掌把自己搧回去,她寧願死也不想接過這段人生,實在是原身的經歷太複雜,太可憐……別的她不說,就表妹奶娘罵她的那些話,就和自己腦海裡憑空冒出的記憶完全相反。
  這原身陳玉娘確實不招人喜歡,傲氣,矯情,寄人籬下也沒有自覺,動不動撂臉子,可這姑娘絕對沒有引誘那些青年才俊,分明是那些人看她容貌尚可,又帶著個孩子,以為她是個放浪女子好欺負,這才幾次三番招惹。
  一開始陳玉娘只是躲避,後來被動手動腳,掙扎時候嘴巴刻薄,說了難聽的話,那人氣不過,就對著下人造謠陳玉娘主動引誘,這才有了她屢次引誘別人的傳聞。
  這樣幾次下來,陳玉娘名聲盡毀,她這人又傲氣十足,不屑於解釋,心底裡怨怒交加,嘴巴越發刻薄,不但身邊服侍的丫頭都走了,還得罪了表妹未來夫婿的親家,對方惱怒要退親,說不想和這樣的人家結親,這才招來這場禍事。
  為了平息那位貴客的怒氣,舅母蔣王氏出面懲罰她,她對這個未婚生子的外甥女早有怨氣,根本不去了解真相,不分青白打了一頓。
  陳玉娘大家小姐出身,雖然是寄人籬下也有舅舅平時護著,哪裡受過這種氣,新仇舊恨湧上心頭了無生趣,才杖打幾下就香消玉損。
  陳玉占了她身子那天,陳玉娘的這段記憶就承襲到她的腦袋裡,可哪怕知道她委屈,陳玉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她解釋。在這陌生的世界裡,她完全是無依無靠的,唯一的親人還是個五歲小孩,這府裡也已經容不得她開口。
  對了,那日看到的小孩就是陳玉娘未婚生下的,叫陳睿,別看瘦瘦弱弱才三四歲的樣子,實際卻已經五歲,只看這娘倆處境,雖然記憶裡沒有更多畫面,也能猜出並不怎麼如意。
  至於以前那些傳聞,單看這一次挨打別人對她的誤解,恐怕與真相也有出入,就是一點不能反駁,她確實有個未婚生子的孩子,母子倆眉眼有些相似。
  藉這段時間整理了思緒,梳理了那些記憶,陳玉知道原身是冤枉的,可自己幫不了她,那進了這具身體到底是為什麼?
  怎麼想也想不明白,人卻突然翻身坐起。
  不想了,別管是為了什麼,她都不會不顧自己的安慰幫陳玉娘實現,現在只想離開這裡。
  對了,她要走了,要離開舅舅家。
  不為別的,只因天天挨罵煩死了,再來幾次她沒辦法保證自己不會反擊,到時候再被打死就完蛋了。
  當然,人家也沒留她的意思,早就下了逐客令,不然也不會天天來罵,逼她滾蛋,至於那位之前對她還不錯的舅舅,這次根本沒露面,大概也不想留她這個禍害,畢竟還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更重要,大約舅母蔣王氏也鬧過了。
  想清楚早晚得走,那就走吧,出去看看再決定做什麼,陳玉沒多猶豫就作了決定,可唯一的麻煩是……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她偷瞧一眼趴在窗邊桌上寫字的小男孩,臉色表情不忍,這個孩子怎麼辦,為什麼人家穿越過來都是有錢有勢有男人,她什麼都沒有,卻多了個父不詳的私生子。
  這陳玉娘肯定是死了,她若是尋死也不知道會魂歸何處,那這個即將失去母親的小孩呢,聽說他父不明,這個親戚家也不能待,以前都不歡迎這個私生子,馬上快六歲的孩子養得這樣瘦弱,就看身上這衣服,之前都四五天沒洗,還是陳玉前兩天半夜偷偷給洗了,晾乾換上。
  如果現在她丟了陳睿走了,這個孩子以後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情況。
  陳玉試過找尋記憶裡這個孩子的事情,還想過找到孩子的爹把人送過去,可惜沒有結果,腦海僅有的記憶裡都是近些年的,沒有孩子父親的一點資訊。
  她心裡有點酸,不為別的,就為陳睿,在現代自己就是孤兒,雖然長大在一個不錯的孤兒院裡,可沒有父母的遺憾還是困擾了她十幾年,直到成年才慢慢想清楚變得開心起來,幫著阿姨們照顧小的弟弟妹妹。
  因為生活環境不同,她從小就比同齡女孩更喜歡孩子。
  眼下就有一個可憐孩子在她眼皮子底下受苦,自己這個占據了他娘親身體的孤魂還打算離開,那他怎麼辦……瞧著窗邊粉雕玉琢的小陳睿,看他小小年紀沒有一點孩子的開心,學著寫字時候都面無表情,陳玉心一下子就酸了。
  不知道是陳玉娘記憶還是別的,她對小陳睿更加心疼,尤其記憶裡陳玉娘這個母親也非常不合格,對別人冷言冷語不招人喜歡就算了,對自己的親兒子也沒幾句好話,這才讓小陳睿五歲就冷漠的像個大人。
  那麼,自己也要丟下他走嗎?
  陳睿早就感覺到娘親盯著自己,可他不想理會,不然又會被打趣捉弄,可娘親看他的眼神越來越奇怪,讓他不舒服,陳睿放下筆,扭頭看自己的娘親,小大人似的,「妳又餓了嗎,我去幫妳要吃的。」
  小陳睿說著笨拙地跳下凳子,要去廚房給陳玉拿飯。
  嘴巴張了幾次又合上,陳玉沒忘記自己這些天的飯都是這個小男孩拿來的,養傷的這半個月,舅舅家的下人不至於餓死她,可主子都厭惡透的人,廚房怎麼可能給好的飯,每次不是餿的就是酸的,最後還得不愛理她這個娘的便宜兒子去要來能吃的飯。
  他那麼小,廚房的人大概也是心有憐憫,沒有為難陳睿。
  想到陳睿這麼懂事,哪怕他被自己的娘親一直無視,這個孩子還是那麼乖巧的幫她。
  陳玉突然開口,底氣十足,「陳睿,我不餓!」
  小陳睿扭頭看她,稍微有點無奈,「那妳一直盯著我做什麼?」
  拖著還有點痠的身體,陳玉走到他面前,大力揉她腦袋,扯出笑臉,「小陳睿,跟姐姐走,咱們離開這裡。」
  陳睿眼睛瞪大了,「姐姐?」
  陳玉磕巴了一下,「跟你娘我走!」夭壽,自己還沒嫁人,怎麼就多了個這麼大的兒子。
 
  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             ◎
 
  「我們真的要走嗎?」
  「對,外面更好玩,娘親帶你去玩。」
  陳玉是個行動派,說走就走,憑藉著陳玉娘留下的記憶,她輕鬆翻出來這個女人藏起來的體己,兩個不大的箱子就是全部的東西。
  帶著陳睿離開那天舅舅總算露了面,可也只是恨鐵不成鋼的交給她一些銀錢,說已經幫著找好回去的船,會派人送到船上,最後還不忘囑咐她改過自新。
  對這些殷殷囑咐……陳玉只想嘆氣,她原身陳玉娘確實不招人待見,可這個舅舅也沒明白到哪裡去,之前是一味的維護這個外甥女,惹得妻子女兒怨氣越來越大,半點沒有教導過。
  後來又不去追究真相,讓人含冤而死,總體來說,這個舅舅只能打五十分,不及格。
  不過看他收留過陳玉娘的分上,陳玉還是裝著掉了兩滴淚,感謝他的收留,承諾會好好做人。
  坐上舅舅準備的馬車,陳玉瞬間換了一個表情,離開這裡,整個人都輕鬆了。
  從出門開始,陳睿攥緊了她的手指,怕被丟下一樣,臉上繃著,直到他親眼瞧見自己娘親多變的表情,臉上才露出藏不住的驚訝,氣鼓鼓開口,「妳剛才是裝的!」
  陳玉做個鬼臉,「你管我!」臭小子還挺聰明,不愧是她的兒子。
  「哼。」陳睿扭頭不理她,他覺得眼前的娘親很怪,不對,是挨打後就變得很怪,和以前完全不同,以前的娘親對他像是沒看到,冷冰冰,可現在的娘親總愛動不動摸他的腦袋摸他的臉,還總喜歡和他說話。
  以前,他不喜歡和娘親說話,有點討厭她,可現在他沒那麼討厭了。而且自己的親人就這一個,他沒辦法,也反抗不了自己娘親,要是不理對方,變得奇怪的娘親會一直碎碎唸,直到把他煩的開口。
  陳睿畢竟太小了,只有五歲,根本想不明白人怎麼能變化這麼大,只是覺得眼前這個娘親,似乎比以前好了點。
  「不準哼我,過來,讓我親一下。」陳玉才不管小孩想的什麼,不客氣把小鬼抓到自己懷裡抱著,這個小屁孩怎麼長得這麼好看,軟糯糯粉嘟嘟,還這麼人小鬼大,也太漂亮可愛了,她不玩玩多浪費。
  「不要,別親我。」陳睿震驚了,毫無反抗能力窩在娘懷裡,掙扎了好幾遍都不行,乾脆認命,可小孩子的心思藏不住,他忍不住深吸兩口娘親身上的味道,好香,好暖。
  在舅舅家裡的時候陳玉還收斂著,怕變化太大被發現,出來之後就完全不管不顧,很快就嘚瑟地笑起來。
  馬車外,負責送母子倆去碼頭的車夫驚訝的要命,奇怪了,這位姑奶奶笑什麼呢,被趕出去還這麼高興,以前每次見她都是冰冷又傲氣,怎麼人要走了,居然這麼開心。
商品諮詢 共有0條諮詢
電子信箱:
諮詢內容:
驗 證 碼:

貼心提醒:書籍若有倒裝、毀損、缺字可換書,請與客服聯絡。

Tel: +886-4-7747612
Email: service@mmstory.com
 
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75元) 
基本運費: NT$75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5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5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6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6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3-5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2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2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9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9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1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1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-2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10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10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2-3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4-2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14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7-30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所需時間: 1天天就能到達(註)
計費方式: 按訂單計費(基本費:NT$0元) 
基本運費: NT$0元
免費範圍: 此配送方式暫無免配送 
配送範圍: 所有地區 
重庆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竞彩篮球大小分诀窍 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百宝彩票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万科股票 ticaiapp 青海11选5派彩电子走势图 为什么现在银行理财收益越来越低 645组选的关系 pk10推荐计划手机破解 四川快乐12遗漏走势 nba比分直播最快 青海快3后面会出什么号 足彩胜负彩投注 海王捕鱼辅助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控 站外統計代碼